• <tt id="izpao"><ol id="izpao"><td id="izpao"></td></ol></tt>

      1. <mark id="izpao"><u id="izpao"></u></mark><small id="izpao"></small>
          北京理財網平臺

          劉小鷹天使說:踏破鐵鞋!如何尋覓靠譜的天使項目?(上篇)

          劉小鷹2020-08-07 11:17:48

          都說天使投資難,風險大,好項目不知道去哪里找?踏破鐵鞋無覓處......


          1從愛好中也能挖掘投資機會


          去年,我們在青海騎行的時候,把騎行、社交、天使投資等元素結合在一起。去的路上,我們是有企業贊助和隨行紀錄片拍攝的,邊走邊拍,隊伍里有好幾位天使投資人,也有很多創業者。騎行的人群很廣,從創業者、企業高管、投資人、到企業家,都是騎友,在運動中建立友誼和增進彼此的了解。


          自從臺灣環島騎行回來,我便和幾位騎友創辦了飛鷹騎行俱樂部,現在已經有好幾個分隊了。很高興看見這兩年自行車運動也逐漸流行起來了,那時因為喜歡這項運動,就投了幾個和單車相關和戶外運動的創業項目,比如黑鳥單車APP、惜臺灣單車旅行社、炫輪和山脈戶外等,我們做LP的鐳厲基金也投了BiCi智能單車,最近還在看一個很酷公路車項目,你看樂視出了超級單車,百度、小米都在規劃智能單車,沒想到現在這個行業居然火了起來。




          2與BAT擦肩的機會


          我88年在港中大畢業后,就一直想要創業做自己的事,93年下海創業趕上了移動通訊大發展的風口,2000年我們公司在香港上市。當時我們做的是貿易生意,離風險投資圈太遠,只是聽說在北京有一些國外的風險投資基金在做互聯網投資。那個時候百度(B)、阿里巴巴(A)、騰訊(T)都還在創業和融資。


          2000年有個小插曲,朋友介紹我投一個清華科技園的創業項目,創始人叫葉濱,我人也沒見就匯過去10萬美金,介紹人王湛生是普華永道的合伙人,后來知道他跳槽去一家做搜索的創業公司,我也沒在意,反正互聯網泡沫崩盤了,我回歸主業賣手機,一年做二三十億的生意。若干年后才知道他是去百度給李彥宏做CFO,我后來想他為什么不找我,是不是覺得我投十萬美金太小case,也許他開始時對百度信心也不是很大,怕害了朋友吧,就這樣算是間接錯過了BAT里的大(B)。


          沒想到間接錯過了B,還直接錯過了A,2000年我港中大王乾芝師兄投了杭州一個阿里巴巴電商項目50萬美金,他帶著創始人馬云到香港富麗華酒店做融資路演,我們幾個上市公司老板都去聽了,聽完沒有人投。后來那個師兄還幫馬云介紹了很多香港富豪,還是沒有人投。為什么呢?第一,2000年的時候互聯網在中國才是剛開始,還不普及;第二,馬云做的是電商B2B,在互聯網都不普及的情況下,沒人能預見到10年以后電商會如此發展迅猛;第三,大家可能覺得馬云的口才太好,好到讓人有點不敢相信了。所以作為一個兼職的投資人,我就錯過了這樣的機會。如果我是一個專業投資人,就會從大趨勢、商業模式、團隊等去綜合的判斷??此粋€人會有偏見,但如果看到他后面的十八羅漢,就有可能會去投他,這可是錯過一個千億級別的大(A)。


          再說騰訊(T)當年是在深圳創業,馬化騰是潮汕人,我也是潮汕人,如果當年我懂得把公司交給CEO來管理,我去創辦老鷹基金的話,理論上會有機會投他,因為潮汕人之間會很容易建立信任感,只要碰上了沒準就投了。


          以上的發生的實情也許是笑話,但也可能是個傳奇,當時確實錯過BAT的投資人和機構一大把,當年不投馬云的不止我一人,馬云見過的香港富豪沒有一個人投他的。就連李澤楷,IDG投對了騰訊也賣早了,其實階段性的決策只要在當時是對的就足夠了,誰也不能預測未來。




          3好項目需要用心去發現


          這幾年下來,從移動互聯網、物聯網(IOT)到去年講的“互聯網+”,正確地說應該是“+互聯網”,就是傳統企業必須加上互聯網的翅膀,進行轉型和升級,這些產業里面機會太多,未來十年在這個大趨勢里去尋找好的創業項目就沒錯了。


          很多剛入行的投資人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靠譜的創業項目,其實渠道很多,至于項目好壞就要靠經驗來判斷了。我當年賣手機主要KPI之一是講渠道覆蓋率,統計了不下十幾個必須覆蓋的渠道?,F在做投資也逐漸歸納了以下這些渠道,大家可以記下來,沒準能碰上一兩個未來的獨角獸項目。


          1)很多人做投資是從朋友推薦開始,這是天使投資的第一個F(Friend),現在是大眾創業的年代,到處都是BP(商業計劃書),還有專門幫人寫BP的網站,我們去星巴克,漫咖啡,聽見鄰座不是在講A輪,就是在講B輪,那都是過了天使階段的項目,做天使還是要練好基本功,從最基本的渠道開始。


          2)其次是高校創業,大學生創業雖然不太靠譜,但是有些點子還是蠻有創新的,像三年前的36氪,就是從人大出來的項目,記得我背著雙肩包去人大的一座樓看劉成城,他剛拿了王嘯的天使,馬上要融1000萬A輪,可惜我身上帶不夠錢,不然就投他了。


          3)技術成果轉化,這些項目要注意創始人大多是技術牛,不太懂技術真正的商業價值,不是開高了就是開低了,投資人要有耐心,取得他們的信任,價格就好說了。


          4)接下來是來自孵化器、加速器和創客空間的項目,他們經常會舉辦項目路演,也會邀請投資人到孵化器參觀,舉辦講座,與創業團隊互動,近距離接觸有助于相互了解,現場參觀對產品和商業模式也更直觀。


          5)當然還有來自各大機構舉辦的創業比賽,往年以創業家和創業邦為代表,也有像中國創翼大賽這種全國性的比賽,參加比賽的項目各有千秋,不一定拿冠軍的就是大牛項目。


          6)還有一個渠道是留學生創業園,在北京聽說就有20多個,政府早就有吸引海龜回國創業的優惠政策,聽說徐小平老師就特別喜歡投海龜創業,估計他三天兩頭往那邊跑。


          7)現在創投圈天使估值最高的項目往往是大公司高管創業,大家都在憧憬他們的背景和身后的資源,往往人還沒出來就收到5000萬到一個億估值的 TS了,一是他們敢開價,二是還真有人追,可見品牌是有附加值的,我不太喜歡追高,還是按照自己的1234法則吧。


          8)現在社交網絡無處不在,用好了也是一個高效的渠道,兩年前有一天我突發奇想,要投資一個移動廣告公司,隨便點開移動社交群和另外一個魔都互聯網群發了一條信息,結果熱心的群友推過來好幾個項目,質量都還不錯,有剛拿完天使的,要融A輪的,還有已經盈利的,我一一和他們聊,發現有個創始人是熟人,他原是百度和創業家南區高管。后經過兩次在漫咖啡聊過,也到他們公司做了現場盡調,決定投資,當然要了個友情價,這個項目今年純利肯定過千萬,估值至少翻十倍。


          9)還有一個渠道是種子基,三年前我認識PA的LEO王利杰,被邀請去看他的種子項目,席間被那些熱情的創始人感染,當即鎖定了一個做跨境電商的項目。后來我去參加青年天使會的路演活動,見到了酒咔嚓創始人董志峰,原來他也是LEO 投的PA,當時很多人沒看懂,路演沒人投,我問了幾個1234問題,當即發現有價值,看了系統后臺,知道他們擁有強大的酒標圖片庫和搜索技術,于是把他帶到我們剛投資的VCHello微投網,成為第一個眾籌項目。


          10)天使投資人合投,在天使圈里,我們都知道哪些投資人的投資能力和口碑,通過交往,大家都建立了一個紐帶關系,不同項目我們會想起哪些投資人或機構有相關的資源,邀請大家合投。比方去年我們投一個戶外運動電商的項目,找了李寧集團聯合人創始人,途牛天使投資人來合投,馬上運動品牌和旅行流量資源就來了。


          本文持續未完,明天將繼續發布下篇,歡迎大家關注我的賬號,我會定期分享我的投資心得!

          劉小鷹

          (老鷹基金創始人、著名天使投資人)

          劉小鷹先生是資深企業家和著名天使投資人,老鷹天使基金創始人、德豐杰龍脈基金合伙人、香港上市公司中國長遠控股創始人兼董事局主席、硅谷F50天使基金投資合伙人、中國青年天使會創始會員兼常務理事,中國2015年度活躍天使投資人之一。劉先生擁有愛爾蘭國立大學資訊科技碩士學位,并任職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校董。劉先生祖籍潮汕、廈門出生,早年移居香港,畢業于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后加入和記黃埔集團任職,1993年下海創辦長遠電信,簽下諾基亞手機大中華區第一個總代理權,公司在2000年成功于港交所掛牌上市。劉先生業余愛好騎行、高爾夫、跑步,并創辦了飛鷹騎行俱樂部。


          胜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