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izpao"><ol id="izpao"><td id="izpao"></td></ol></tt>

      1. <mark id="izpao"><u id="izpao"></u></mark><small id="izpao"></small>
          北京理財網平臺

          臺風來了:請看李嘉誠2014年投過的那些互聯網公司清單!(多圖)

          互聯網思想2020-08-07 13:35:44

          編者按:過去20年間,被稱為“李超人”的李嘉誠已經成為全世界資本市場執鼎逐鹿的標志性人物。凡他落下足跡的地方,總被“淘金者”趨之若鶩。2014年,在互聯網的風口上,看亞洲首富向哪些互聯網公司投去了資金?

          據公開數據顯示:李嘉誠2014年至少投入4億美元到各類互聯網公司:根據創業公司數據庫Crunchbase的數據,李嘉誠旗下科技投資機構維港投資(Horizons Ventures)在2014年共投資了15家初創企業,大部分都是位于硅谷的科技公司。

          信息科技、健康醫療公司bluedot;traity; 大數據、互聯網金融公司Osper;樂器硬件公司ROLI; 信息技術Cortica;Feex互聯網金融; 信息技術Meekan; 中航國際; 信息技術公司Quettra; 硬件公司、人工智能公司Markone; 大數據公司Sentient Techonologies; 生物科技公司Hampton Creek; 3打印、生命科學公司 Modern Meadow; 智能硬件公司Filip; 比特幣信息科技公司Bitpay; 智能家居公司Eva Automation;




            如果將2014年的中國經濟動向繪成一張航圖,那么投資事件無疑是揭示全年度飛行規則的標志性向導。


            我們不難發現大佬們的力量越來越成為舉足輕重的決定性力量。李嘉誠、馬云、馬化騰等人與他們執掌的商業帝國一起,以投資的力量,改變著世界經濟版圖的布局。


            單以BAT為例,三家企業在2014年投資了逾千萬元。這些錢除了集中砸在京滬廣三地之外,影響力甚至開始蔓延向世界。美國、以色列、日本、韓國,全球都成為中國資本大佬逐鹿的疆場。


            除了錢之外,大佬們的投資還有更深刻的意義:即使大佬們只在少數場合才向人訴說他們對于未來的判斷,但他們所操作的每個投資項目帶領著我們穿越迷霧,成為厘清資本海水走向的洋流圖。



          1520萬美元投資了可穿戴設備商Misfit Wearables

          李嘉誠慧眼投資Vessyl智能杯

          李嘉誠慧眼投資Vessyl智能杯

          知名工業設計師Yves Behare與李嘉誠投資300萬美元的Mark one公司聯合發布了Vessyl智能水杯

          3D打印技術和生物組織工程結合的Modern Meadow公司

          650萬美元投資幫助省下各種傭金等費用的網站FeeX

          共同參與個人征信網站Traity的A輪投資

          投資了1000萬美元給一家針對未成年人的理財卡Osper

          3000萬美元投資了比特幣交易平臺Bitpay

          投資87萬美元種子基金給名為Meekan的日程撮合APP

          故事媒體網站Seen的第四輪融資投了460萬美元

          參投200萬美元多屏幕廣告公司Crosswise

          290萬美元種子基金投資移動互聯網分析公司Quettra

          參投2000萬美元給專門識別圖片內嵌廣告公司Cortica

          參與Sentient Technologies公司的C輪融資1億美元

          兒童智能手表Filip Technologies

          收購GECAS、BOC AVIATION、JSA及MCAP旗下60架商用民航飛機及15架飛機60%股權

          李嘉誠投資1.8億港元Hampton Creek的人造蛋黃醬

          人造蛋在北美各大主要連鎖超市出售

          李嘉誠將 “人造蛋”帶入了香港市場

          Hampton Creek的CEO喬?!さ偬乩锟?Josh Tetrick)和李嘉誠

            

          李嘉誠:眼所及之皆是金礦


            國內的資本市場中,除了A股、B股、創業板等板塊分類之外,還有一類特殊的股票,叫做“李嘉誠概念股”。


            這種被冠以首富之名的股票,往往是經由李嘉誠“金手指”加持:或參股、或投資,從而被看好,繼而被追捧。


            從某種角度來說,這是世人對于李嘉誠投資眼光的崇拜,而追溯其緣由,則在于李嘉誠以年逾八十的高齡,保持著持續長達數十年的驕人投資業績。即使有時候李嘉誠的投資讓人“看不懂”,但時間卻是他最硬的“靠山”,最后總是證明李嘉誠是對的,旁人純粹只是沒看清而已。過去20年間,被稱為“李超人”的李嘉誠已經成為全世界資本市場執鼎逐鹿的標志性人物。凡他落下足跡的地方,總被“淘金者”趨之若鶩。


            與過去相比,近年來,李嘉誠明顯加大了對于新興產業尤其是生物科技的關注度。而這主要由其旗下的科技投資機構維港投資(HorizonsVentures)完成。這家成立于2007年的投資機構由李嘉誠在香港出資成立,負責人是被外界視為李嘉誠“紅顏知己”的周凱旋。


            根據周凱旋在問答網站“知乎”上的說法,維港投資所投的項目主要分為數據用量和顛覆性科技兩大類。其主要業務是對技術、媒體和通信領域的創業公司進行早中期階段的投資,核心團隊只有8名成員。


            雖然人數不多,但維港投資一向被視為業內風向標。維港投資所投的項目主要分為數據應用和顛覆性科技兩大類。在維港投資已經公布的交易金額中,最大的一筆投資是2007年對Facebook的1.2億美元,這是維港投資成立以來最成功的一筆投資,也一舉奠定了維港投資在硅谷風投圈中的地位。除了Facebook之外,Skype、Spotify、Waze、Siri、DeepMind等等響當當的成功故事背后都有維港投資的身影。這些案例也進一步推升李嘉誠在投資界的聲譽與“光環”。


            可以說,維港投資代表著李嘉誠投資轉型的路徑。


          李嘉誠2014年都投了啥?

          第一財經日報 宋冰 2014-12-24 05:48:00

          根據創業公司數據庫Crunchbase的數據,李嘉誠旗下科技投資機構維港投資(Horizons Ventures)在2014年共投資了15家初創企業,大部分都是位于硅谷的科技公司。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梳理發現,這15家企業中,有4家是李嘉誠一直以來十分關注的健康領域公司,4家是互聯網金融相關公司,其他則分布在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在線廣告和媒體等領域。

          2014年6月13日,李嘉誠投資1.8億港元的人造蛋黃醬在香港發售 (東方IC圖)

          人造蛋再融資

          2014年李嘉誠投資的眾多科技初創公司中最受大家關注的就是“人造蛋”。

          這家名為Hampton Creek的公司位于舊金山,其主要產品是名為“就是蛋黃醬”(Just mayo)的一種醬料,用加拿大黃豌豆代替傳統蛋黃醬里的雞蛋,以達到口感不變、降低膽固醇的作用。

          “李嘉誠和他的團隊只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就做出了投資的最終決定?!盚ampton Creek公司創始人喬?!さ偬乩锟嗽嬖V《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Misfits的創始人桑尼·烏把李嘉誠介紹給了喬希,Misfits是李嘉誠投資的另一家可穿戴技術初創企業。去年12月Misfits獲得了來自維港投資1520萬美元的投資。

          李嘉誠在人造蛋上投資了1.8億港元,同時也將“人造蛋”帶入了香港市場。人造蛋在北美市場也進入了沃爾瑪、好市多(Costco)等各大主要連鎖超市。

          Hampton Creek的迅速擴張引起了傳統蛋黃醬廠商的反彈。11月,聯合利華起訴Hampton Creek,認為這家公司產品名中使用了mayo這個“蛋黃醬”單詞的簡稱,商標里也出現了雞蛋的形狀,會誤導消費者認為這真的是一種以蛋黃為原料的醬料,是一種欺詐行為。

          “它們在包裝上畫出了一個雞蛋,但包裝里面的醬料卻沒有雞蛋,這根本就‘不是蛋黃醬’?!甭摵侠A北美食品部門副總經理麥克·法赫特(Mike Faherty)說。

          聯合利華還稱植物蛋未能滿足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對蛋黃醬的原料要求。

          Hampton Creek則認為聯合利華此舉完全是為了打壓競爭對手。聯合利華旗下品牌占有美國蛋黃醬市場份額的60%,旗下“好樂門”蛋黃醬已經風靡百年。

          但在12月,Hampton Creek突然柳暗花明,一方面聯合利華決定撤訴,另一方面又再次募集了9000萬美元的資金。

          新一輪的投資依然由原有的支持者維港投資和科斯拉風險投資共同領投,其中新面孔包括臉譜網(Facebook)聯合創始人、億萬富豪愛德華多·薩維林等。在這次新的籌資活動中,該公司的估值預計將達到5億美元左右。

          維港2014投資清單

          2007年,維港投資由李嘉誠在香港出資成立,主要業務是對技術、媒體和通信領域的創業公司進行早中期階段的投資,其核心團隊只有8名成員。

          維港投資所投的項目主要分為數據用量和顛覆性科技兩大類。在維港投資已經公布的交易金額中,最大的一筆投資是2007年對Facebook的1.2億美元,這是維港成立以來最成功的一筆投資,也一舉奠定了維港投資在硅谷風投圈中的地位。

          從創立之初至2013年,維港投資參與的項目共45個,主要分為數據分析和顛覆性科技兩大類。

          那么2014年,除了人造蛋之外,過去12個月里李嘉誠的維港投資還投了什么?

          李嘉誠近年來看好的健康行業依然是重點,包括投了用大數據來研究傳染病傳播的醫療分析公司Bluedot;還和小米等共同投資了可穿戴設備商Misfit Wearables;投資了300萬美元給為消費者提供健康消費品的Mark One公司;參與投資了3D打印技術和生物組織工程結合的Modern Meadow公司。

          互聯網金融也是今年維港投資的一個亮點,包括投資了幫助省下各種傭金等費用的網站FeeX 公司650萬美元;和其他9個投資者共同參與了個人征信網站Traity的A輪投資;以及投資了1000萬美元給一家針對未成年人的理財卡Osper;還有參與投資了比特幣交易平臺Bitpay,共同投資額達到3000萬美元。

          自Facebook成功案例之后,社交媒體也是維港投資的偏好領域,維港今年投資了87萬美元種子基金給一個名為Meekan的日程撮合APP;還和其他投資者共同給故事媒體網站Seen的第四輪融資投了460萬美元;以及參投200萬美元多屏幕廣告公司Crosswise。

          互聯網科技方面,維港將290萬美元種子基金投給了移動互聯網分析公司Quettra,以及參投2000萬美元給專門識別圖片內嵌廣告公司Cortica。李嘉誠和塔塔通信一起參與了Sentient Technologies公司的C輪融資,共投1億美元。此前維港投資已經跟投了該公司的前三輪融資,Sentient Technologies公司的主要技術就是蘋果手機里Siri服務所使用的技術基礎。

          此外,李嘉誠還投資了兒童智能手表Filip Technologies。

          附:李嘉誠的四個投資秘訣


            別看2014年“李超人”的投資清單十分“高大上”,但年逾八旬的他縱橫資本市場這么多年,并不僅僅只依賴于個別產業的興衰成敗。


            2014年對于李嘉誠而言不過是人生中的一個錨點,維港投資也只不過是龐大的李氏王國中一個錨而已。在時間的長河里,李嘉誠的諸多投資歷程描繪出來的巨大海圖中,也隱隱能看到過去數十年來世界經濟洋流的走向。穿越重洋,風雨卻只讓他變得更強,這樣的李嘉誠自然也有其投資秘訣。


            秘訣一:別人恐懼時他“貪婪”


            投資大師巴菲特的名言“別人恐懼我貪婪,別人貪婪我恐懼”亦應是李嘉誠的投資哲學。


            例如:上世紀70年代,當英資公司從香港大規模撤離導致股價蕭條,李嘉誠以極其低廉的價格收購香港電燈、青洲英泥、和記黃埔等英資企業。1989年之后,外資從中國大陸紛紛撤離,李嘉誠反其道而行之,積極到大陸開發房地產,日后獲得超值的土地收益。


            秘訣二:抓住“入口”


            “管道”和“端口”思維是李嘉誠遵循的重要投資理念,截至2013年和記黃埔在全球重要港口布局278個輪船泊位,形成海運網絡。在互聯網時代,其對電信牌照投資更是例證,2014年和記黃埔以2.25億英鎊投得英國4G牌照。而維港投資所投資孵化的Facebook、Skype、Spotify、siri、Waze、Summly等產品亦均帶有互聯網入口特質。


            秘訣三:淡化“人的因素”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李嘉誠一直青睞于那些對組織能力依賴度較低的業務,如房地產開發、物業出租、污水處理等基建項目,這類生意受“人的因素”影響較小,易于形成持續、穩定的收益。


            秘訣四:高現金流、低負債率


            高現金流、低負債率不僅有助于安全渡過經濟危機,更提供了反周期操作的資金。


            從和記黃埔2013年財報可以看出,從2004年至2013年的10年間,和記黃埔負債凈額在總資本凈額的比例呈下降趨勢,從最高的37.1%降至20%。


            這不禁令人聯想起前兩次金融危機時李嘉誠的操作:他嚴格控制旗下企業的負債率,保證現金流的充裕,因此得以安全渡過1997年、2008年金融危機,并從中斬獲抄底機會。


          (由互聯網思想(公眾號為:wanging0123)精心采編自《浙商》雜志;文/姚恩育,制圖/汪菁璐,第一財經日報及網絡資料)


          “互聯網+”時代必讀——互聯網思想(公眾號為:wanging0123)精心采編,歡迎分享:)

          胜负彩